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621章 女将

第621章 女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621章女将
  
  韩世龙这场戏可把所有人都唱迷糊了,偏偏此时海州城内的阿基特还按兵不动,一时间竟搞不懂韩世龙要干嘛了。面对这种情况,赵率教眉头挤作一团,韩世龙到底要做什么?要不要让祖大寿按照原计划反攻大凌河夺回盘山城呢?赵率教从没有这般犹豫过,他并不怕韩世龙所部兵马,要打败韩世龙,还是很有信心的,怕就怕上了韩世龙的恶当,如果韩世龙就是故意引着人去打他,那怎么办?无法判断对方的行军意图,贸然行事,很容易犯大错。
  
  远处一匹战马,马上那骑兵身着火红布甲,胳膊上缠着一条血红色的纱巾,是斥候回来了。那斥堠兵飞身下马,跑到赵率教身前拱手道,“赵总兵,督师军令,命赵总兵无需关注韩世龙所部,尽起兵马,与祖大寿将军一起反攻大凌河和锦州城,若是韩世龙放弃镇江,回援海州,则稳守大凌河即可。”
  
  得到军令后,赵率教长舒一口气,看来孙督师也没摸准韩世龙要干嘛啊,既然孙督师已经有了军令,那还等什么。当日,赵率教下令各部集结,对锦州城发起了猛攻,之前关宁军也反攻过锦州,但都是小打小闹,这次赵率教以雷霆万钧之势强攻城墙,竟然让城内敌军一时间无法适应了。
  
  当韩世龙离开海州的时候,就提醒阿巴泰要多加小心了,但阿巴泰并没有放在心上。阿巴泰自以为得计,可惜碰上了办事较真的赵率教,不打归不打,但既然要打,就要把敌军打疼,赵率教亲自压阵,士卒无不奋勇向前,骑兵下马,撑着盾牌攻打城门,能力一点不输步卒。
  
  “他娘的,赵率教吃错药了,他这个时候打锦州干什么?去,告诉贺必成,让他领人去西门,要是放一个汉狗进来,老子砍了他的脑袋”传令兵走后,阿巴泰还有些不放心,又亲自领着亲兵上了城头。一看城上厮杀情况,他就有点头皮发麻了,因为明军可一点佯攻的意思都没有,但凡佯攻,一碰到阻力,必然后撤。
  
  攻城如火如荼,赵率教一边留意着锦州城内的情况,一边等待着其他方面的消息。而此时的韩世龙,同样也在等待着,至傍晚时分,留在海州附近的探子赶到了镇江,那探子满脸灰尘,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显然是匆匆赶来,“韩统领,贼兵动了,赵率教领着几千骑兵突然杀到锦州,突然对锦州发起了猛攻,现在锦州岌岌可危。”
  
  锦州岌岌可危,韩世龙嘴角却掠过一丝笑容,他不知道明军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猛攻锦州,但只要明军有动作,就能给他提供机会。穿好盔甲,提起宝刀,韩世龙大踏步来到帐外,“各部听令,全军开拔,韩某要拿下凤城,哼哼,倒要看看,现在谁还能阻挡我部攻打镇江之南。”
  
  凤城,再往东就是东沟,而东沟横在镇江南部,乃是水师舰队南撤必经之地,韩世龙在镇江外围虚晃一枪,突袭毫无防备的凤城,如今凤城毫无防备,如何抵挡突然杀到的敌军?更何况,城中兵力空虚,就算有所防备,无兵可派的情况下,也无法阻挡韩世龙大军的。韩世龙早有准备,提前埋伏在凤城城内的探子打开城门,双方里应外合,很快就打下了凤城。
  
  至第二天辰时,凤城全城被女真兵马接管,古老的凤城,归属明军没几天,再度易手。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韩世龙要干嘛了,拿下凤城当然不是为了找一块栖息之地,是为了向东拿下东沟,进而堵住大明水师舰队的退路。韩世龙这一招玩的漂亮,几乎所有人都没韩世龙骗过去了,谁能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强攻镇江,竟然会对凤城动手,而此时徐文海和李万庆的注意力可全在镇江呢,韩世龙这样做,无异于孤军深入,这个时候不用太多,只要赵率教和祖大寿反攻成功,绕过海州出现在凤城附近,韩世龙就是有通天之能,也无法挽救覆灭的命运。
  
  韩世龙所处艰险无比,可偏偏一点危险都没有。如今阿敏和阿巴泰的大军横在大凌河一线,林丹汗也派兵过龙山朝着辽东赶来,这种情况下明军能轻易绕过海州城?
  
  徐文海和李万庆以水师之利夺取镇江,并且重创图泽,在后金国后方翻江倒海,致使女真人面对务必魏军。而在这个时候韩世龙选择了赌命,他就赌自己能打到东沟,偏偏,让他赌赢了。
  
  广宁指挥所,孙承宗神色凝重,拳头紧紧握起,本来镇江连番胜利让关宁军缓了口气,可韩世龙在镇江虚晃一枪,杀向东沟,彻底打乱了所有的计划。如果韩世龙真的拿下东沟,突入镇江南部,堵住镇江往南的通道,那晋北军水师稳守镇江还有什么意义?
  
  不得不承认,真有些小瞧韩世龙了,没想到这家伙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竟然能完成这般神奇的壮举。
  
  无论如何要阻挡韩世龙才行,哪怕先不管阿基特都行,若是让韩世龙顺利完成计划,那镇江的水师就危险了,“为今之计,只能从大凌河附近调兵了,不过....”
  
  孙承宗岂能不头疼?大凌河附近倒有兵马,兵马有是有,但士气低落,就算士气没问题,又该让谁来统兵?眼下能打硬仗的现在都在帐中听用呢,孙承宗思索一番,他立刻将目光放到了末尾位置坐着的梁秋实,“梁老将军,不知现在大凌河附近可有良将?”
  
  梁秋实赶紧起身,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回督师,末将部曲现都在大定堡听命,所以大凌河附近倒有将校,只是要驰援东沟,应对鞑子韩世龙,实在有些吃力!”
  
  梁秋实驻守到来那个已有两年,对附近兵马了若指掌,他既然说没有良将,那八成就是了。得到这种回答,孙承宗也觉得有点蛋疼,将到用时方恨少啊,吴三桂倒是有能力,可远水解不了近火啊,若是自己从广宁一带调人,估计韩世龙早打破凤城,攻进东沟了。瞧孙承宗愁眉不展,梁秋实也心有万千愁绪,他犹犹豫豫,嘴巴张开却又咽了回去,似乎有什么担忧,孙承宗看到此处,和然道,“老将军,帐中都是自己人,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