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604章 放水了

第604章 放水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604章放水了
  
  而罗汝才,也没再去景城镇,二话不说率领残兵撤回了函谷,同日,罗汝才下令安士隆、管琰、吕振、胡英率部回防函谷,阻晋北军北上。虽然理由是调兵阻敌,可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罗汝才已经不再信任顾飞浪了,因为安士隆等人全都是罗汝才的亲信。
  
  再向安士隆等人下令回兵后,罗汝才还将驻守盐山的耿恭召回,当着许多人的面,罗汝才放了话,没有自己亲手签的手令,顾飞浪再无法调动函谷一兵一卒。另外,还封耿恭为左将军,算是代替了顾飞浪的位子。
  
  驻防缺门山的安士隆等人也是得信后才知道事情真相,当他们得知顾飞浪所作所为,有意要害死罗汝才之后,顿时无比寒心,领着兵马就撤回函谷。对此,顾飞浪默不作声,他有心夺了安士隆等人兵权,可现在强敌环伺,自己人先打起来,那不是闹笑话么?
  
  恐怕这也是为什么罗汝才默默回到函谷,不来景城镇,也不下令夺他顾飞浪兵马大权的原因吧。一切都摆上明面,将来一定会拼个你死我活的,但有一个底线,等把官军打退了再说。
  
  函谷大寨里,罗汝才神色憔悴,脸色惨白,身上虽然有伤,可抵不住心里的伤口,耿恭就陪在身边,手里捧着一碗药。
  
  一直以来,耿恭都是一个敦厚之人,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兄长,要不我去跟顾飞浪谈谈,多年的交情,总不能就这样散了吧?”
  
  “哎”看着这个敦厚的结拜兄弟,罗汝才苦笑着摇了摇头,“耿老弟,你以为大哥想这样么?他支持李自成没有问题,甚至转身去投姓李的都行,可他居然想要我的命,他把事情做到这种地步,你说我还能容得了他?”
  
  耿恭痛苦的低下了头,好久后,面色复杂的摇了摇头,“大哥,我不懂,真的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当年咱们兄弟聚众举旗是为了什么?要早知如此,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山上当个猎户,吃穿不继,至少不必活得这么累,王德定没了,顾飞浪也这样了,争来争去,争的什么?”
  
  耿恭很后悔,罗汝才也后悔,如果知道今日局面,他早对顾飞浪加以限制,甚至暗中除掉顾飞浪了。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引起一些人不满,可至少,陈忠和不会死,王德定也不会死,兄弟也不会反目。
  
  “耿老弟啊,你知道么?老三有意与王德定争权,想投靠李自成,这我很清楚,说实话,自打王德定死在官兵手中后,我就想过依附李自成了,可千不该万不该这般做....他连这等狼心狗肺之事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事不敢做?哼,姓顾的想独揽兵权,也好在李自成那里抬抬身价,我偏不让他如意,如今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将来着想,总不能没有自保之力啊!”
  
  “哎....”
  
  “好了,别伤心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咱们还能拦得住顾飞浪?现在啊,说什么都晚了,权力,呵呵,是毒药啊!”
  
  此刻,罗汝才发出了一声感慨,如果铁墨就在眼前的话,一定会点头同意。铁墨自从当上五省总督后,比任何人都清楚权力倾轧下的惨剧,权力,能创造恶魔,也能毁灭恶魔,在这场漩涡里,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罗汝才与顾飞浪的矛盾已经摆在明面上,将来注定会分出个胜负,不过现在大敌当前,二人都守着最后的底线。而在尹川县衙内,李自成也在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李自成不想自己多日来的筹划化为乌有,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别人,都不能看着罗汝才覆灭于晋北军之手的,考虑了良久,李自成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李自成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如今闯王被官兵俘虏,义军士气几斤崩溃。王自用被困在陕北,看样子有和晋北军苟且的意思。如果这个时候罗汝才这支义军再被活阎王给灭了,那对义军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不管之前有没有过节,这个时候是必须要保住罗汝才的。
  
  “李岩,传令各部,三日内调遣大军集结茯苓河,我要威逼青光桥和大零桥!”李自成这个决断实在是太大胆了,甚至有些莽撞,如今茯苓河大败,士气低落,相反官兵却士气高涨,尤其是丁路言和秦良玉,直接布重兵于青光桥和大零桥,这种情况下去攻茯苓河一线,是不是很蠢?
  
  李岩犹豫了一下,还是躬身道,“将军,如今大军新败,贸然出兵,是不是有些过于草率了?而且,丁路言和秦良玉也是难缠之人,若想夺回青光桥和大零桥,必会伤亡惨重啊!”
  
  李岩虽然没明着说,但已经在侧面说李自成脑袋有点问题了,李自成眯着眼,目光里满是冷意,盯了李岩一下,冷笑道,“李岩,你觉得本将军会做那种傻事么?哼哼,我有说过一定要打下青光桥或者大零桥么?你要做的,就是配合郑国松,尽可能的将铁墨和他的晋北军钉在茯苓河一线,我不想看到河南被活阎王纳入手中!”
  
  只一句话,李岩就有些明白了,看来他是有些误解李将军了,攻打茯苓河是假,牵制晋北军才是真啊。
  
  李自成暗中定计,而在北直隶京城里,成基命却有些呆呆的歪在榻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连身边小妾的笑脸也不甚在意了。成基命可是万万没想到铁墨会突然出兵打下茯苓河一线,若是再大胜一场,有此战功,恐怕天下百姓又要为铁墨和陛下歌功颂德了。
  
  成基命想不通,为什么那个家伙这么会打仗呢?原本彪悍的农民军,在他手中仿佛不堪一击,丁路言等人曾被李自成打的大败亏输,毫无还手之力,这次却反了过来,难道那个侄儿就真的如此厉害?
  
  崇祯六年四月初九,茯苓河两岸再次云集重兵,与此同时,罗汝才和顾飞浪同时发兵,其中顾飞浪让部下兵马进入方舟镇、立磨镇,而罗汝才则发兵函谷南部和崤镇。看上去,罗汝才要跟顾飞浪相互配合夹攻茯苓河一线官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