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556章 敌踪

第556章 敌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56章敌踪
  
  刘宗敏以及石祥等人哪会给白灼好脸色看,刘宗敏一番话,软中带刺,一口一个左天王,一口一个唐教主,这话落到高迎祥耳朵里,就像吃了苍蝇一样。
  
  其实高迎祥也很反感金蝉教和弥勒教的,这群靠着蛊惑人心搞事情的人,可不仅仅坑朝廷,同样也会坑义军,他们蛊惑起人心来,可不分什么义军和平民。
  
  要不是用人之际,再加上时机不对,高迎祥早就下令将义军上下清理一遍了,顺便把弥勒教和金蝉教的家伙修理一遍。咳嗽两声,高迎祥抚着大胡子,露出和善的笑容,“虽然弘农河战事基本结束,但官兵骑兵就在北边不远处,如果发生大规模接触的话,还得倚仗左天王的帮忙,所以,还请白灼留下比较好。至于商州,就交给王护法去吧,他一定会不辱使命的。”
  
  高迎祥一席话说的非常圆满,找不到半点问题,偏偏话里明着暗着在骂人。刘宗敏脸上却露出明显的坏笑,王德劳也一脸古怪的看了看白灼。感受着周遭揶揄的目光,白灼心里已经骂翻天了,偏偏什么都说不得。
  
  如果不是碍于风度,白灼真想拂袖离去,在高迎祥面前,自己就像小丑一样。王德劳却不会理会白灼,时机恰当的出声道,“谢闯王厚爱,王某定不辱使命,一举拿下商州。”
  
  白灼被恶心的够呛,接下来众人商量了什么,他一点没听进去,议事一结束,便匆匆逃也似的离开。刘宗敏和石祥也是一对仇敌,但针对弥勒教和金蝉教的时候,还是齐心协力的,这些家伙手伸的越来越长,如果不加制衡,恐怕早晚得出大问题。
  
  王德劳立功心切,领了任务后,匆匆点起兵马,趁着夜色往西而去,沿着弘农河,以骑兵的速度,三个时辰后便走出了弘农河流域。黎明的曙光穿透云雾,天色放亮,王德劳命令麾下士卒停下脚步,于西面最大的山林中隐藏起来。而此时的弘农河流域依旧静悄悄的,为了拖住周定山的主力骑兵,高迎祥集结重兵于南岸,做出要重新渡河的架势。
  
  周定山也深怕贼兵重新扑上来,所以命令各部严阵以待,斥候来回穿梭,频繁递送军报,可是等了半天,贼兵依旧没有半点进攻的迹象。周定山深知高迎祥的为人,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杜隆源经过一天的休养,身体好了许多,也陪着雨小晨研究起目前的情况,“周将军,看贼兵的架势,是要拖着我们啊,恐怕他们真正的意图未必是潼关,按照贼兵惯用突袭的手法,会不会是要对商州城或者山阳城动手?”
  
  周定山早有这种考虑,这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手法,自己以前也没少用,如果真是如此,他倒不会太担心。因为督师早对这种情况做出了应对,如果贼兵真的动这两座城池,最后肯定讨不到半点好处,“目前还不用太过担心,刘将军亲自坐镇商州城,奥尔格将军率骑兵游弋于山阳和商州城之间,贼兵讨不到好处。我们现在要防备的是西南方向,派出斥候队西南方向河岸严加搜索,防止贼兵绕过来偷袭我们。”
  
  麾下骑兵虽然勇猛善战,可面对两面夹击,绝对讨不到好,周定山不是那种盲目自大之人,他的目标就是执行潼关制定的战略,维稳整条防线,而不是追求跟敌军厮杀。当然,谨慎起见,周定山还是派了几名亲卫,往商州城送了一封信。两日后,这封信就落到王左挂手中,看到信中内容,他微微一笑,神色淡然,周定山只是怀疑,但王左挂却敢断言,贼兵肯定是冲着商州城来的。
  
  高迎祥那条老狐狸,诡计多端,但对战场形势的判断还是有所欠缺。有时候一城一地,未必就是优势,很有可能成为包袱。
  
  关注弘农河战况的人有很多,在北边商州方向,李自成也一直留意着这边的动静。当贼兵兵败的消息传来后,李自成嘴角上翘,暗骂一声老狐狸。幸亏没有上当,否则遭殃的就是李自成所部骑兵了。随着时局发展,李自成越发觉得自己按兵不动很明智,吕伟良以及李岩等人也有些庆幸,“李将军,幸亏你深谋远虑,否则这次吃亏的就是咱们了。”
  
  “本将早就说过,千万别小看了官兵,他们能短时间内打垮张存孟和刘文秀的联军,吞下延安府,实力肯定远超我们的想象”李自成一直坚持自己的判断,官兵轻易不要往死里得罪,占便宜没问题,但结死仇,绝对是愚蠢的选择,“咱们啊,就老老实实看戏,只要北边的官兵不动弹,咱们就好好待在商州南边。”
  
  吕伟良等人忙不迭点头,交口称赞。总之,李自成所部窝在商州附近过着逍遥日子,别处气氛紧张,他们却忙着欣赏秋天风景。商洛山丘陵处,上万联军一直死盯着商州方向,负责商洛山防务的不是别人,正是被打成伙夫的陈耀峰。商洛山丘陵,可是关系到以后的身家性命呢,陈耀峰再也不想回去扛行军锅了,自从来到商洛山,他恨不得睡觉都睁着眼。等待的日子很难熬,有时候陈耀峰甚至希望李自成所部过来进攻一番,至少也能搞清楚李自成所部的意图。
  
  “陈将军,刚刚传来消息,李自成所部前沿军营后撤三十里,商州附近的流寇骑兵跑到后边收粮食去了”斥候兵的话刚说完,陈耀峰丢了手中千里镜,瞪着眼骂道,“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儿,老子窝在商洛山吃土,那帮子狗东西却悠哉悠哉的抢粮食,要不是督师严令不能主动招惹是非,老子非领人戳他们腰眼子不可。”
  
  副将心中一慌,赶紧上前劝道,“陈将军还请息怒,将军莫要忘了,你可还在督师那挂着名呢,此战当以稳妥为好,万一出点事儿,督师估计得让你掏粪坑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