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530章 大战圆阵

第530章 大战圆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30章大战圆阵
  
  陈耀峰并没有使用方方正正的阵势,而是将五千多兵马分成了五个圆形阵,中间一个,其他列于四周,军阵旋转,相互策应,长弓手蹲在阵中,安全方面有着很大保障。
  
  张存孟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古怪的阵势,但并不妨碍他进攻的心,长剑指着前方,眸中透出一丝急切,“马罗,分出一般前卫军攻过去,督战队上前,谁要是敢退下来,杀无赦”。
  
  张存孟言辞冷酷,神情如刀。而身边的马罗却脸色剧变。所谓的前卫军,不过是训练不超过一个月的青壮罢了,其中不乏一些十三四岁的孩子,他们能有多少战斗力,可是现在他们要被派上去当炮灰。很多流寇都是第一次上战场,面对波诡云谲的场面,有的人害怕,有的人兴奋,有的人绝望,但无一例外,他们只能向前,后退就是督战队的钢刀,必死无疑,前进还有一线生机。
  
  马罗暴吼一声,战马颤动,那些前卫军士兵列着松散的阵型潮水般涌去,“杀啊....杀啊....”,声音此起彼伏,稚嫩中透着凄凉。张存孟目光冰冷,镇定自若,但是心中,却不断滴血,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这样做,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要有一线生机,就必须争上一争,如果这个时候把主力派上去,只会让自己损失更大。
  
  而且,张存孟也一直在防着另一边的刘文秀。虽然这次双方暂时合作,可因为以前张献忠做过的事情,张存孟很难完全信任张献忠麾下的人,如果自己把主力压上去,最后损失惨重,刘文秀那帮子人却扭头跑路,那自己岂不是亏到姥姥家去了。
  
  陈耀峰组成了五个圆形大阵,阵势紧凑,相互配合,他知道这种阵势杀伤力不足,但长处是防守力度很强,不容易被突破。这种阵型一般是处在被包围的情况下使用的,陈耀峰这个时候摆出这种大阵,意图十分明显,就是拖住张存孟的大军,尽量耗时间。哼哼,张存孟所部看上去兵力充足,有些吓人,但新兵太多了,只要耗下去,随着时间推移,最先崩溃的一定是那些没有战场经验的新兵蛋子,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几乎为零。
  
  流寇铺天盖地的涌过来,从他们松散的阵型就可以看出来,毫无配合,各自为战,手里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门,有的人甚至拿着一根木棍子。这是一群地地道道的新兵,毫无经验,他们就像一群晕头的绵羊,不断冲向嗜血的狂狮。陈耀峰可不会有半点怜悯之心,抬起手,突然大喝道,“放开火!”
  
  簌砰砰,早已准备多时的火枪手扣动了扳机,一阵阵弹雨从圆形大阵中飞出,前方三十丈附近形成了一条长达三四丈的覆盖带,弹雨扫过,好多流寇被打死。他们不过是一群青壮罢了,不懂得掩护,更没有盾牌用来护身,只能成为火力覆盖之下的靶子。这些可怜的人,什么时候看到过蝗灾一般的弹雨,早已吓得面如土色,恐惧之下,好多人都脑袋一片空白,惨嚎一声就往回逃,结果迎接他们的是督战队的屠刀。退不下去,只能硬着头皮向前冲,他们用血肉之躯,消耗着官兵的弹药。
  
  陈耀峰暗自摇头,到了这一刻,他也有些佩服张存孟的手段了。这个张存孟当真是魄力十足,杀伐果断,猛虎一般的人物,这一次,绝对不能让他跑掉。
  
  弹雨变得稀疏起来,直到从有变无,只是前方躺着无数尸体,滚热的鲜血不断流淌。梦中凄楚,血色流连,一具尸体突然动了动,他的手从泥土中探出,他看着远方,喉头颤动,不知想要说些什么,最终瞳孔涣散,再无色彩。
  
  弹雨、尸体,王自用终于抬起了手,他的目光里充满决然,“左右两翼,冲上去,撞城木准备,冲开官兵的阵型。”
  
  “杀啊....”
  
  天地间,茫茫人影,杀戮从没有结束!
  
  死亡就像瘟疫一样,席卷了整片大地,短短的几丈距离,被弹雨覆盖了将近一炷香时间,那些麻木的农民军士兵,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一具具尸体堆积,形成了一条尸体组成的丘陵,长长的尸堆阻隔了视线,宛若一道天然的墙壁。
  
  莫说流寇自己,便是陈耀峰,此时也不由得心颤,他的手微微发抖,胸膛不断起伏,张存孟当真是狠人啊。怒吼声响彻天地,步伐稳重,他们越过尸山,旗帜迎风飘扬,流寇承载着同袍的鲜血,终于杀了过来,这种铺天盖地的冲锋,就像大自然降下了一场灾难,官兵历经无数次血战,可谓是坚不可推,意志刚强,可此时依旧让人发慌。
  
  虽然还未正式交手,但是那种怒火和杀意早已传来,之前的杀戮,激起了流寇骨子里的凶性,他们已经变成了残暴的野兽,今日,骄阳之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青山半虚无,处处埋忠骨,铁蹄应有泪,花下醉王图。
  
  陈耀峰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有点小瞧了流寇,更小瞧了那个张存孟,这段日子一连串打击之下,流寇士气早已经降到了冰点,可在这种情况下,张存孟依旧能打造出一群猛兽出来。这不仅需要凶狠,同样需要智慧。陈耀峰有些怕,可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后退,“列阵,四方外扩,放敌军进来,慢慢绞杀。”
  
  陈耀峰一声令下,正在运转的外围四个圆阵往外移动了约有四五丈,看似复杂,但不过是半柱香的时间而已。此时,汹涌的流寇潮流,已经淹没了陈耀峰一方,他们仗着人数优势,直接将整个大阵围拢,并发起进攻。流寇一直对军阵并不怎么精通,所谓破阵,也是靠着蛮力,因为这样最直接。
  
  每一个圆形阵看上去没有多大杀伤力,但是慢慢旋转,缝隙中不时刺出长枪,流寇跟军阵接触之后,总算知道军阵的可怕了,一些流寇杀红了眼睛,他们想重复以前的办法,身体如炮弹一样撞向盾牌,后边的人也扑上来,想要靠着人力压垮盾牌阻挡。以前,流寇用这招破过不少盾牌阵,可是这一次,完全不同。当越来越多的流寇扑上来之后,圆形阵加快了旋转速度,缝隙中长枪收回,噗噗噗,几乎每一个缝隙中都探出三把明晃晃的钢刀,随着圆形阵加快旋转,整个阵型就像陀螺一样,钢刀根本不用有什么动作,横着刀身,随着旋转,外边挤得密密麻麻的农民军士兵被割的死伤一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