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496章 御书房面谈

第496章 御书房面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96章御书房面谈
  
  尚膳监管事于流前后态度的转变,可以说非常大。这番变化落到宫里的人眼中,自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宫中之人一个个眼尖得很,他们不知道于流为什么会转变的如此快,但他们知道于流不敢得罪的人,他们也不能得罪。当然,这些事瞒不过朱由检的,因为发话的是周皇后,他也不能多说什么。
  
  对于张嫣,朱由检心中无比复杂,一方面气她不知廉耻,另一方面又不忍她受苦。可是身为皇帝,不能不顾全皇家颜面,心里一生气,难免会做出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决定,恰逢内阁方面上折子,便依了内阁的请求。现在皇嫂去了寒新苑,皇后也叮嘱了一番,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表面上宫里一片平静,可成基命等人很满意现在的情况。看似平静,实际上已经在铁墨与陛下之间心里留下了一道抹不去的疤痕,这道疤痕迟早会裂开,持续流血的。想要对付铁墨,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事情,必须多管齐下,徐徐图之才行。
  
  崇祯五年正月十五上元节,满京城张灯结彩,西市更是热闹得很。宫里没有什么事情,成基命便在自己院子里摆了两张桌子,将同僚们邀到了家中共度佳节。说来也怪,成基命并没有邀请铁墨和孙承宗这对师徒,铁墨二人也识趣的很,懒得去凑那个热闹。
  
  夜里本来想领着萧如雪几人去西市逛花灯的,却被王承恩请到了宫中。上元节,朱由检没有设宴群臣,却将孙承宗和铁墨喊到宫里去。朱由检也算是很有个性了,成基命等人设宴,他也设宴,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大家各自抱团。对此,铁墨也是一脸苦笑,不过朱由检设宴,总不能驳了当今陛下的面子。酉时初,铁墨让吴三桂找来马车,随着孙承宗进了宫。
  
  上元节家宴,气氛轻松了许多,铁墨将萧如雪和金明婉带在了身边。倒不是铁墨有意带着金明婉,只是这个女人不放过任何宣示身份的机会。也是奇怪了,金明婉似乎热衷于联姻,不知道她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从朝鲜千里迢迢嫁到大明当偏房,是一件好事么?
  
  朱由检自然是知道铁墨与金明婉那点破事的,所以当金明婉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一点都不奇怪,招招手将铁墨喊到近前,颇有些神秘的打趣道:“看来你跟金家小姐的事情定下来了啊,依朕看这是好事啊,过些日子就该调水师舰队北上了吧?”
  
  铁墨暗自撇撇嘴,有些无奈的苦笑道:“陛下,你就别打趣微臣了,这事答应下来简单,但头疼的事情在后边呢。至于帮着朝鲜打倭寇,臣没意见,这不,出海军费以及军需物资的事情还没谈妥嘛。咱们帮着朝鲜打仗,总不能自掏腰包啊,而且,讨要淅川城做驻军基地的事情朝鲜那边还没回复呢。”
  
  “淅川城?”朱由检眉头皱了皱,看了看远处的金明婉,“爱卿,这事是不是缓缓,怎么说朝鲜也是我大明属国,若是索要淅川城,传出去终究不好听啊。”
  
  铁墨顿时有点急了,朱由检这家伙又犯病了,这个时候还讲究什么礼仪之邦大国风度啊。大明都成啥样了,还考虑人家朝鲜怎么想呢。放下酒杯,铁墨很认真的说道:“陛下,切不可这么想啊,我们帮着朝鲜跟倭寇血战,最后若是朝鲜人翻脸,对此事拒不认账,我们该怎么办?咱们大明水师可是要用命去拼的,要淅川城也是作保障,再说了,咱们是暂时借用,又没说不还。”
  
  朱由检想了想,轻轻地翻了个白眼,什么借?有借无还那不叫借,那叫抢。不过仔细琢磨一番,铁墨说的也不无道理,大明皇家水师跑到朝鲜帮人打仗,总不能什么都捞不着吧。朱由检心里已经同意了,不过关于此事,之后朝堂上免不了一场辩驳了。
  
  约莫戌时初旬,一身盛装的张嫣也来到了宴会,此时晚宴已经到了顶峰,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张嫣福了一礼,自然地坐到了萧如雪旁边。张嫣想的也很明白了,反正现在自己跟铁墨那点事儿陛下也清楚,也不用太过藏着掖着了。
  
  朱由检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倒是周皇后端着酒杯坐了过去,几个女人有说有笑,气氛十二分融洽。
  
  虽说是家宴,但终究是皇家宴席,场面不能太寒酸了,歌舞是必备的。也算王承恩有心了,居然请来了一支西域舞团,看着那些身着异域服装的女子在高台上翩翩起舞,也是一番享受。铁墨与朱由检等人有说有笑,精神头十足,不过孙承宗可没这么大精力,宴席进行了一半,便有些乏了。
  
  铁墨赶紧跟王承恩知会了一声,王承恩便找了两名太监,扶着孙承宗去后边歇息。这场宴席到了半夜子时才散去,随着几盏孔明灯飞向天空,这场宴席也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
  
  天空星辰满布,明月高悬,这样快乐的日子以后恐怕不多了。当夜,孙承宗留在了宫里,铁墨也没有去找,他知道朱由检留孙承宗在宫里肯定有话要说。
  
  马车缓缓驶离皇宫,身后有风声呜咽,似乎诉说宫中的哀怨。正如铁墨所想,宴席散了之后,朱由检并没有急着去睡,而是坐在御书房内喝了杯茶水。王承恩似乎也早就习惯这种情况了,以前朱由检也经常熬夜批阅奏折的。
  
  没有多久,孙承宗便来到了御书房。休息了一个时辰,气色好了许多,孙承宗一进来,王承恩便出门吩咐一声,将附近的宫女太监全部撵到了外边。落座之后,孙承宗只是扫了一眼,便看到朱由检脸色有些复杂,眉宇间透着一股怨气,他抚着胡须,轻声说道:“陛下,你找老臣是想谈谈铁墨的事情吧。”
  
  朱由检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他持着一道折子,只是视线不知道飘到了哪里,“老师,看来你什么都知道啊。你说朕该拿他怎么办?该拿皇嫂怎么办?”
  
  孙承宗无声叹了口气,悄声道:“陛下,你真的想听听老臣的意见么?依着老臣的意思,此事没看到没听到,就当做从来没发生过便可。你乃我大明之主,一切当以大明江山社稷为重。铁墨与娘娘的事情,谁对谁错已然不重要了,如今铁墨坐拥十几万边军,掌控整个晋北,陛下有没有想过矛盾加深后的后果。更何况如今民乱四起,还需要铁墨出征剿匪,若是动了铁墨,谁来剿匪?山西满桂与陕西曹文诏与铁墨共进退,届时,后患无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