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463章孙老师请求出兵

第463章孙老师请求出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63章孙老师请求出兵
  
  望着越来越近的骑兵,金蝉教以及弥勒教的信徒全都停了手,他们看着对面的骑兵,痴痴傻傻,竟然连反抗都忘记了。眼前的一幕太过震撼了,铁索连环,火枪林立,在这样的天罗地网下,抵抗又有什么用?没有交手,只是那股滔天的气势,便已经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了。
  
  这边是名震大明王朝的晋北骑兵么?真不愧是边军精锐,这股无上的气势,是从不断地战斗中积攒出来的,未出手,便已杀气纵横。林清月转头看了看旁边的马拐棍,此时马拐棍已经呆若木鸡,完全没了之前的凶狠。对于金蝉教和马拐棍,林清月心中除了鄙夷还是鄙夷,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到来张北闹事的?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有今日之下场,全都是金蝉教惹的祸。
  
  天火令固然重要,可是两百余年,天火令不知所踪,圣教不也是照样过来了?需要为了天火令冒这么大风险么?晋北不是其他地方,以前晋北绝对是化外之地,称得上是大明王朝最乱的地方。即使铁墨坐拥晋北,施行王化,效果也未必有多少,至少圣教许多人都是这么想的,而金蝉教的人估计也是这个想法。当时来晋北的时候,林清月认为自己能在两年时间内取得长足的进展,发展出无数教众。就像在大明朝其他地方一样,辗转两年,拥有信徒数万,这些信徒支撑着圣教千载永存。
  
  真的到了晋北,才发现这里早已经不同往日,战争离这里很远,乌兰城以及归宁城不仅保证了商路畅通,还将来自北边草原的威胁挡在了外边。在大明朝许多地方天灾人祸不断的情况下,晋北竟然成了堪比江南的王道乐土,不得不说真的是奇事一件。北方商人交易货物,宁愿来张北也不愿意去京城,而京城以及张家口商贸也慢慢向张北转移。
  
  晋北百姓,有一半都是当年逃难过来的流民,这些流民受过的苦太多了,相较之下,他们活的更真实,谁给他们饭吃,谁给他们一个家,他们就给谁卖命。这些从苦难中走过来的人,早已经对老天爷没了什么幻想,什么神啊佛啊,在他们眼里都是虚的,这也导致了圣教在此传教困难重重,一直没能吸引大批教众。
  
  这些年,林清月也看明白了,甚至他自己都有点喜欢上当富家翁的感觉了。身为圣教左使,隐藏在晋北经商贸易,就算圣教垮了,他自己也能有一条不错的后路。可是美好的生活,全被金蝉教这些蠢货给破坏了。天火令的出现,逼着人不得不出手。
  
  “姓马的,看到了么?你想要的天火令,别人就把天火令给你,顺便把圣教多年的心血全挖了出来,天火令,哈哈,笑话啊!”林清月语出讥讽,不过马头领丝毫没有反应,他只是扫了林清月一眼,有些麻木的向前走了两步,“兄弟们,此时此刻,正是我们重归老母怀抱的时候,天道不公,圣母降世,熊熊圣火,焚我残躯!”
  
  “熊熊圣火,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焚我残躯”有人开始跟着马头领呼喊起来,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他们眼中的恐惧化作虔诚,最后变成疯狂。这一刻,仿佛无生老母能赐他们金刚之躯,永生不死。
  
  片刻之后,他们迎着威武雄壮的铁甲骑兵冲了过去,眼前是最惨烈的一幕,肉身冲过去,还未靠近,排枪过后,好多乱党胸前溅起血花,哀嚎着倒在了地上。骑兵冲了过来,犹如汹涌的海浪,瞬间淹没了人群。那些誓死拼杀的人,没有掀起一丝风浪,随着马头领已经葬送在了马蹄之下。
  
  林清月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一切都结束了,马蹄声隆隆,越来越近,甚至能够感受到战马炙热的呼吸。噗的一声,只觉得脖子有些凉凉的,随后胸口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整个人倒飞出去。睁开眼睛,看着天空的夕阳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犹如自己的生命,在这一刻走到了尽头。
  
  随着林清月的死,这场席卷整个晋北的造反事件也落下了帷幕。不过,余波却刚刚开始,根据林清月以及马头领这两条线索,不断深挖下去,拔萝卜带出泥,可是挖出不少潜藏人员来。张家口、张北以及大同府,这两年可是混进来不少别有用心的人,借着这件事,清除了不少隐患。张家口这两天全城戒严,守备府方面下了严令,衙门以及边军配合抓人,连着抓了不少人,罪名都一样,全都是跟逆党有牵连。
  
  张北亦是如此,边军按照本子上记录的人员,一个个的抓,一个都没放过。街道上,边军列队来回巡逻,时不时地押着几个人从长街走过。看到这一幕,不少人暗自唏嘘,之前还埋怨月亮宫那边为什么任由乱民闹事。敢情不是不管,而是等着事后算总账呢,这下好了,不管是逆党还是受逆党蛊惑的信徒,一个跑不了。
  
  西城卖糖人的林老汉只是跟着无尘真人闹了一次事,便被边军给抓了进去。张北如此紧张,唏嘘者有之,叫好者有之。这场动乱中,倒霉的富户商家不在少数,这次算是出了口恶气。
  
  由于边军大肆抓人,这也导致了哭喊声遍地,有的人一看这架势,总算知道怕了,一个个跪地求饶。还有的人因为家属被抓,求着边军开恩。此时陈曲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一般,“军爷,求你开开恩,家父家母已经年老,可是经不起折腾啊,看在他们没惹多大事的份上,就放了他们吧。”
  
  领兵闯进来的队头看陈曲如此,也是心中不忍,他拿着手中抄录的本子看了看,有些为难的说道:“兄弟,不是哥哥不帮你,你这老父老母可不让人省心的很,他们可是无尘真人最虔诚的信徒。四天前,他们响应无尘真人号召,抢了东城乔老板家,还打伤了乔夫人。此事如果不过问,过不去的。”
  
  陈曲愣住了,他没想到官兵竟然记录的如此清楚,如此说来,月亮宫方面早已经派人盯着了,就等着算总账呢。陈曲说不出话来,陈老汉以及婆娘站在旁边,木木的不敢说话。之前他们还很嚣张,甚至恨不得打骂陈曲,可是到了这会儿,却害怕得不得了。他们未必是不信无尘真人,只是怕遭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