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393章 谁都想要钱

第393章 谁都想要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393章谁都想要钱
  
  经过流寇这么一闹,海兰珠与常闵月在南直隶暗中操作之下,晋商入南直隶势不可挡,那干嘛还非要跟铁墨对着干?
  
  南直隶官商一体,南直隶官场与外来势力势同水火,不可调和。但商人之间的矛盾就不同了,江南商人与晋商有利益之争,但同样也是可以合作的,所以矛盾是可以调和的。
  
  想了想,徐乐重重的点了点头,“德文,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那好,孩儿准备一下,明日就启程去九华山!”
  
  徐德文办事雷厉风行,徐乐对此非常满意。徐家这边有动作,自然瞒不过南直隶商贾的,更何况徐家也没想藏着掖着。次日,当徐德文赶往九华山的时候,竟有十余名宁国府织造商随行。宁国府离着南京并不远,很快消息便经江宁知府,传到了南京众官员耳朵里。得知消息后,顾同恩等人的心情可想而知,本来想着借机会挑起铁墨与织造商之间的矛盾,结果却让铁墨逮住机会,与制造商的关系拉近了几分。
  
  徐德文一行人抵达九华山以后,受到了铁墨的热情招待,双方就晋商入江南的事情详细的谈了谈。铁墨的态度很明确,晋商入江南,不参与织造、茶叶等江南固有产业。如此一来,晋商与江南商人就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反之,在其他方面倒是可以合作一下。
  
  可以说第一次见面,双方谈得非常不错,至少表面上看,铁墨与江南织造商之间的关系并不像预想中那样剑拔弩张。徐德文也是识趣之人,返还物资的事情自然是要提的,却不会全要,若是全要,那就有点不通人性了。人家边军舍生忘死从流寇那抢来的,凭什么都物归原主?就凭南直隶权贵一句话?
  
  一张圆桌,放着琳琅满目的菜肴,趁着喝的火热,徐德文起身向铁墨举起酒杯,“督师,这一杯酒徐某代所有江南商人敬你,你打跑了流寇,夺回那么多物资,可是救了我们的命啊。”
  
  铁墨心中暗笑,更是对徐德文高看了两眼。果然是聪明人啊,明明是想讨要物资,却不明着说,先把你架在高处,让你都不好意思拒绝。物资,肯定会还一部分的,但不是所有人的物资都还,点点头,和善的笑道:“二公子哪里话,本督师担着三省剿匪军务,这些事都是分内之事,当不得夸奖。物资一事,二公子和诸位尽可放心,铁某会着人清查统计,待三日后在南京决定返还数目。还请二公子理解,物资庞大,为了防止有人冒领,本督师也是无奈之举。”
  
  “督师这样做只是应该的,我等没有其他意见,那我们就三日后去南京再瞻仰督师风采”徐德文神色如常,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铁墨这么说,他一点都不觉得意外,若是不这么说,那才是见了鬼呢。铁督师说这番话,就是告诉大家赶紧站队呢。
  
  想跟铁督师打好关系的,铁督师自然乐意返还一部分物资的,若是没这个打算,那铁督师自然不会吐一文钱的。物资在督师手里握着,给谁不给谁,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铁督师这么做无可厚非,换作任何人都会这样做的。而且跟铁督师打好关系,也就是变相承认晋商入南直隶的事实。这些事情大家心里都清楚,不过徐德文都没多说什么,那其他人就更不会有意见了,毕竟江南织造商,大部分都要指着徐家吃饭呢。
  
  三天时间眨眼便过,当铁墨一行人前往南京的时候,而此时北直隶京城也在上演着一场好戏。此时金銮殿上,群臣集聚,成基命、何如宠等人面色难看,反倒是皇帝朱由检红光满面,一副喜事临门的样子。自打继位以来,印象中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开心过了。
  
  两天前,军报送达京师,铁墨与徐弘基率大军不仅击溃了流寇,还缴获金银财富无数。铁墨也没忘记跟朱由检之间的约定,当即着人将八百万两白银转到了朱由检手中。经过一番踌躇之后,朱由检将这八百万两白银一分为二,五百两归内帑,三百万两入户部。这不,因为白银分配的事情,朝堂上又起了冲突。
  
  如今已经没人追究这八百万两白银是怎么来的了,八百万银子,从南直隶到北直隶,没个一个月,你别想运过来。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肯定是铁墨利用多福号放出来的银子。南直隶那边收八百万两,北直隶吐八百万两,可以想象,多福号以及晋商吃进肚子里的绝对不止这八百万两银子。这事儿皇帝朱由检都不过问,其他人就更没理由管了。
  
  成基命等人想管都找不到理由,这种事儿需要证据的,岂能空口白话乱说?不过,银子分配问题,大家还是有话语权的,如此重要的事情,皇帝朱由检私下将大部分钱入了内帑,实在有些过分了。户部尚书李琼拱着手,义正言辞的说道:“陛下,陕西大旱,山东遭灾,户部入不敷出,正需大量钱粮赈灾呢,陛下将大部分钱截留到内帑,后边该如何赈灾?”
  
  李琼一上来便以大义压人,这一招可以说是屡试不爽,朱由检不由得皱起眉头。面对这一套,愣是没什么好办法,只好说道:“李爱卿,朕乃大明之主,天下臣民乃朕之子民,内帑财帛,朕哪次吝啬过,赈灾一事,钱放在内帑还是放在户部,又有何区别?”
  
  成基命等人自然是不屑的,钱放在谁口袋里,那就是谁说了算。皇帝说得好听,可到时候不拿钱,还能逼着皇帝掏钱?所以,不能在乎陛下说什么,得把钱拿到手才行,成基命使个眼色,周廷儒站到李琼身旁,认真道:陛下此言差矣,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自我大明立国以来,财帛进项,多入国库。内帑乃陛下私财,以皇庄等收益为主,这样擅自截留缴获物资,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此事若传扬出去,天下百姓又该如何看陛下?
  
  朱由检本来心情很不错的,可是渐渐地被这些人弄的有些发火了。这哪是跟皇帝谈话,俨然已经软中带刺,暗中威胁了。这要是不把大头分给国库,这些人又要在民间大搞舆论攻势了,到时候他朱由检岂不是变成无道昏君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