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384章 封锁带

第384章 封锁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384章封锁带
  
  火与铁血,交织着整个战场,遥望着无边无际的大地,那乌压压的人群,李自成顿生绝望。完了,这次彻底的完了,几万大军聚集在磨盘营附近,无遮无拦,面对那如狼似虎的云府铁骑,如何抵挡?但凡有所防备,何至于此?可惜,后悔也晚了。
  
  李自成嘴角裂开,满是苦涩,他微微抬起手,似乎要触摸空气中流动的血腥味儿。转眼间,战场已经不是自己能主宰的了。整个攻击阵线已经溃散,王岩、郑国松、吕伟良、徐北川等人依旧努力维持阵型了,却毫无作用。几万人啊,别说是几万人,就是几万头猪,挤在这一片地方,那也是灾难啊。
  
  轰隆隆的炮火越来越近,李自成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轻轻发抖。活阎王还是没有变,不出手则已,出手就要人命,这无穷的炮火,他是要让那些炮兵把整个战场梳理一遍么?他们有多少炮弹可以打?硝烟弥漫,整个战场充斥着硝烟味,与血腥气纠缠在一起,那刺鼻的味道让人几乎呕吐。
  
  又是一发炮弹落下来,还在拼了命逃跑的人群中绽放出一朵血色的花朵。那炮弹竟硬生生砸在一名农民军士兵身上,随之爆开,鲜血礼花盛开着美丽,但带来的却是恐惧与死亡。
  
  “啊......啊.....”一名年轻人丢了手中的兵刃,双手抱着头,用力揪着满头乱发,形如疯魔。他疯了,只是站在原地哀嚎,很快便被拥挤的人群撞倒在地,无数只脚从他身上踏过去,最后留下一具可怜的尸体。多少人被炸死?又有多少人死在自相践踏之中?许多人已经脑袋发木,哪还顾得上这些呢?
  
  远处,牛角声响起,一队队骑兵出现在视野内,他们黑色盔甲,仿佛是天空降落的幽灵。人马带甲,铁索连环,每一匹战马上不仅有长枪佩刀,还有短一些的火枪。
  
  嗡的一声,人群中的王岩只觉得心脏要跳出来了。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便觉得半条命被人抽走了。连环马,重骑连环,铁索横扫,曾经给义军带来无数次的噩梦。每当这支骑兵触动,必将血雨腥风,每一次号角声响起,意味着一场屠杀开始。
  
  活阎王,好狠的心啊,难道人命在他眼里真的只是草芥么?王岩用力推开前边的人,冲着自己的亲兵吼了起来,“打起精神来,快往前跑,慢了,咱们爷们全都得留在这里。”
  
  说着话,王岩看向另一个方向,眼睛里透出无限的恨意。李自成,你是故意把大家往死路上推么?也许这不是李自成的本意,但之前李自成一定对大家隐瞒了一些重要的事情。云府铁骑以及炮兵出现在磨盘营,怎么可能一点迹象都没有?活阎王不是神仙,他没法将这两支大军空降到磨盘营。
  
  逃,拼命的逃,只要前边有人敢拦着,那就动手杀。到这个时候,王岩已经顾不得其他人了。王岩如此,徐北川等人亦是如此。徐北川与郑国松挤在一起,二人合力带着亲卫向南冲,可是人太多了,越往南人越挤,但身后的骑兵却不会放慢脚步,郑国松眼中厉芒闪烁,操起刀将面前的人砍倒在地。
  
  “给老子杀,杀出一条路来,前边谁敢挡着,杀无赦”郑国松不想下这样的命令,可是没有办法,这个时候,跟这些乱兵没有道理可讲了,都在以自己的方法逃着命,谁顾得上谁?
  
  “都给老子听好了,向南突围,不向南就把路让开,要么跟着老子一起向南突围,要么把路让开”郑国松浑身浴血,形如疯狗,许多人被他吓住了,自动分开,还有人跟着他一起向南跑。说来可笑,所谓的突围,竟然是突出自己人的包围圈,因为南边挡路的不是官兵,而是自己人。
  
  许多人畏惧郑国松,跟着他一起向南突围,可总有一些人不愿意这样。官兵的炮火现在就往南边延伸,往那炮必然挨炸,这特娘滴不是找死么?于是有一批人横在前边就是不忘南边跑,不可避免的两拨人起了冲突。一心逃命的郑国松那管你是什么人,敢拦路直接杀,一旦被后边的骑兵盯上,那就是三头六臂也跑不掉了。
  
  官兵还没来,自己人先打了起来,而且双方为了活命,全都是下死手,场面一时间彻底失去了控制。远处炮声不断,刘宗敏带着一帮子人躲在一旁,没有向南,也没有向北,旁边有人忍不住拽了下刘宗敏的衣角,“刘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刘宗敏往地上吐口唾沫,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咱们谁都不帮,等着,让其他人先往南冲,等他们冲完,咱们再冲。”
  
  “向南突围?那我们何不去帮郑头领.....”话还没说完,刘宗敏回头照着那人就是一巴掌,凶狠的目光吓得人心头发颤,“帮你个大麻子,谁也不帮。”
  
  刘宗敏算是看透郑国松这些人了,平日里一个个人五人六,看上去豪气云干的,一旦到了危急关头,全都露出了真面目。对自己人动刀子,下手还这么狠,可真干得出来。刘宗敏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好人,可他从来不藏着掖着,坏就坏,有什么事摆在明面上。可是郑国松这些人,平日里义字当头,可到了关键时刻,那就只考虑自己了。
  
  人群中,徐北川与刘宗敏同样的想法,可他没法责怪郑国松,也没法怪王岩。有道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更何况一群悍匪?
  
  终于冲了出去,但是前方的炮火依旧封锁这一条十几丈的地方。郑国松硬起头皮,带着人冲进了硝烟之中,这是在找死,但是郑国松很清楚,只要闯过这一关,那就能活,要是不闯,必死无疑。郑国松带着大量兵马冲进炮火封锁地带,伤亡如何,已经无人顾及,而此时连环马也已经整备完毕,开始清剿整个战场。锋利的铁索,韩勇的战马与骑士,他们就像一把长长的镰刀,收割着视野内的生灵。
  
  已经军心溃散的农民军犹如枯萎的稻草,成排的倒下,两侧是负责配合冲锋的轻骑。偶尔有枪声响起,剿杀着那些落网之鱼。骑兵的速度太快了,好多来不及逃走的农民军士兵,很快就成刀下亡魂。不到半个时辰,一条条铁索挂满了碎肉,大地上留下了残肢断臂,还有那炮火留下的灰色地面,将整个磨盘营方圆实力的地方变成了诡异的杀戮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