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382章 来自北方的狼

第382章 来自北方的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382章来自北方的狼
  
  九华山东南,白旗镇。宣府兵马抵达白旗镇后,便开始安营扎寨,并做出防御的态势,意图不言而喻,就是等着徐弘基的京营大军抵达后,再往前推进。
  
  徐芷欣坐在桌前,手里握着一盏香茗,窗外冷风习习,拍打着窗口的厚纸。此时,她的神态轻松了许多,直到现在,她心里的石头才算彻底落了地。在此之前,徐芷欣并不轻松,她很担心高迎祥会一反常态,掉过头来猛攻半壁村。无论铁墨多么自信,但是对没有经历过太多阵仗的徐芷欣来说,都没有太多的意义。
  
  铁墨这几年,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当初从一个小小的军户,北地边贸,什么样的事情没经历过,眼前这点难题,他根本没放在心上。高迎祥是很厉害,可那又如何?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高迎祥要是逼迫太过分,他铁某人把心一横,跟高迎祥拼命,高迎祥就一定能挡得住?
  
  高迎祥不傻,在陕北经过那么多事情,他要是还不多长点心眼,那就是傻子了。高迎祥不会做另一个吴延贵,更不会当王嘉胤。
  
  徐芷欣黛眉舒展开来,清秀的面容看上去分外动人,她捧着茶盏,轻声问道:“督师,你怎么就如此确信高蛮子不敢打半壁村呢?甚至,还料定他会全力北上?”
  
  “大小姐,你久在南京,不知道北边的事情也不奇怪。高迎祥此人,做事从来不犹豫,像这种首尾兼顾的事情,他不会做的。他嘛,要么北上,要么调集兵力全力对付我们。这就是高迎祥比王嘉胤那些人强的地方,或许他谋略智慧都比不过吴延贵和王嘉胤,可他能在瞬间做出选择,并毫无保留的去执行。”
  
  “所以啊,高迎祥才能在王嘉胤以及吴延贵死后,迅速崭露头角,稳稳地压过王自用一头。要知道,王自用当年可是与王嘉胤、吴延贵几乎是一起起事的,按说吴延贵以及王嘉胤亡故,应该是王自用当家才是,偏偏被高迎祥占据了上风。高迎祥但凡做事犹豫一点,不懂得取舍,他就不可能斗得过王自用的。眼下这情况,高迎祥掉过头来跟我们拼命?他不会的,因为不值得!”
  
  铁墨自认为对高迎祥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如果不是有这份信心,也不敢把大量骑兵偷偷调走。见铁墨这种轻松地姿态,徐芷欣还是非常佩服的,在南直隶,可从未见过铁墨这样的将领。此人行事不拘一格,很多时候甚至都觉得他不通军务,可他总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佳的判断。
  
  崇祯四年二月初四,在这个寒风依旧的傍晚,九华山一带的十几万农民军就像慌了神的绵羊,一窝蜂的朝着九曲断肠路北部赶去。而徐弘基所率领的京营兵马也终于赶到了白旗镇,与铁墨完成了会师。一间普通的民房,一张方桌,三碟小菜,铁墨和徐弘基这两位代表着南北两派新旧势力的人,在这简陋的环境里完成了第一次见面会谈。
  
  对铁墨的名字,徐弘基是听闻已久,可是真的见了面之后,还是忍不住赞叹一声,此人着实年轻。想想自家那几个不争气的东西,尤其是徐文爵,徐公爷就气得够呛。人家铁墨比他们大不了几岁,已经成为一名三省总督了,再看自家徐文爵,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
  
  徐弘基对铁墨做过详细的调查,此人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子,那可是一点水分都没有,全靠他运筹帷幄,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宣府晋北那一片,形势非常复杂,说是大明属地,其实就是一块三不管的乱战之地。草莽流寇、蒙古人、商队,掀起了晋北几十年的血雨腥风。
  
  那地方大明律法触及不到,晋商以及蒙古人有着更多的话语权。铁墨以军户的身份,竟利用晋商内部矛盾,再加上各方势力间的缝隙,愣是一步步成长到今天的地步。换做其他人,或许早就变成漠北一抔黄土了。对于铁墨,永远不能有轻视之心,他很年轻,可他经历的事情,是其他人一辈子都很难遇到的。
  
  鲜血、杀戮、阴谋、诡计,铁墨一路走来,一直在这个漩涡里打转。他脸上的笑容,一点都不可信,这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恶狼!
  
  徐弘基与铁墨谈了很久,无非还是分赃的问题。铁墨紧锁着眉头,心里早就骂翻天了。徐弘基这条老狐狸还真会挑时候,眼下磨盘营那边诸事准备妥当,一刻耽搁不得,这个时候,老狐狸张嘴要加一成利润。这是看准他铁某人没有退路了啊,要是之前开这个口,铁墨就算答应下来,也得想办法从别处把好处刮回来,现在倒好,时间不允许啊。
  
  “徐公爷,你这可是给晚辈出了个难题啊,好处就那么多,很多东西早早就定下来了,你临时讨要,你让晚辈怎么办?”铁墨心里能不骂娘么,多给徐弘基一成好处,那他铁某人就得少拿一成,总不能把晋商以及北直隶勋贵们的好处打个对折吧?
  
  徐弘基微微翘着嘴角,仔细观察着铁墨的眼神变化。莫看铁墨一副为难之色,但并没有发火啊。徐弘基心里跟明镜一般,自己所要的好处并不过分,也没超出对方的承受范围,铁墨要是真承受不住,早就拍桌子翻脸了。哼,一副苦瓜脸,装给谁看?真是一条小狐狸,换个人,还真让这小子给蒙了。
  
  “督师又何必这样说呢,据老夫所知,督师那两位未过门的夫人就在南京吧?督师想要做的事情,老夫可是能帮上几分忙的哦,你我之间的合作还要长远看,你说,对么?”
  
  说罢,徐弘基饱含深意的眨了眨眼。铁墨挠挠额头,心里有点发酸。这次是碰到对手了啊,徐弘基这老狐狸,把事情摸得门清。按说这老狐狸对商场上的事情应该不怎么懂才对,看来老狐狸身后有高人指点啊。话到这里,铁墨是没法在撑着了。
  
  徐弘基说能帮忙,但潜台词也一样重要,能帮忙同样也可以使坏。徐弘基的帮助能起多大作用不知道,但是徐老头要是真的使坏,那常闵月和海兰珠在南直隶的事情真的就寸步难行了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