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324章 孙可望叛逃

第324章 孙可望叛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324章孙可望叛逃
  
  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出现在门口的竟然是本该已经死去的花姐。月光下,她孱弱的身子仿佛风中的稻草,似乎随时都会倒下,泪水划过脸庞,留下道道痕迹。
  
  孙可望丢了手中的刀,一把扶住了花姐的肩膀,神情激动,难掩心中喜色,“花姐,你没死......太好了.....太好了......”
  
  “花姐,你不知道,知道是失火后,我都快疯了,看到那些尸体,我整个人也散架了。不管怎么说,活着就好,我向你保证,没人能把你带走,你好生在这里歇着,我去去就来.....”
  
  孙可望迈步想要出门,打算给花姐找几件合适的衣服,可刚转过身,便被花姐死死地揪住了。以往那双清澈动人的双眸,此时水雾迷蒙,让人心碎。孙可望这才反应过来,花姐回来了,却没见到三省的踪影,那三省......
  
  花姐喉咙涌动,张开了嘴,可是声音不再清脆,而是沙哑如老妪,显然是被烟火熏坏了嗓子。未出声,人却已经激动得浑身发颤,“失火?那可是菩提庙,那么多人守着,怎么会失火呢?是有人蓄意放火啊,我那可怜的孩子.....”
  
  这个不平静的夜晚,伴着清冷的月光,花姐讲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那还是半夜,将近子时,关在菩提庙的人大都已经睡下了,但是花姐想着孙可望回来了,开心之下,却没了睡意。
  
  本该安静的夜幕,却有异响传来,花姐好奇之下,透过木板缝隙往外看去。柔和的月光洒在外边,总能看清大概,仅仅片刻,花姐便失声惊叫起来。几十个人在院中进进出出,他们将木柴等引火之物堆放在周围。房间里的人瞬间就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这是要把他们烧死在菩提庙中啊。有一个叫耿启元的人,之前曾经是个小头领,于是喊着外边的人助手。
  
  可惜,那些人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有人也是心中不忍,对耿启元说道:“耿兄弟,别怪我们啊,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当这句话说出来之后,耿启元就不再闹腾了,因为这些人都是张献忠的亲信,只有张献忠能命令的动,哪怕是孙可望、刘文秀等人亲自下令,这些人也不会听的。是张献忠向一绝后患,这才决定一把火将普调庙的人烧光。站在张献忠那个位置,这样做似乎没错,可是对菩提庙里的人来说,太过残忍了。
  
  花姐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只是有些咳嗽而已,未必就是疫病,为何张头领做事儿如此绝?他们的怒吼声,在菩提庙显得苍白无力,此处封闭,山下的人根本察觉不到。火,最终还是在眼前燃烧起来,菩提庙的人只能在怒骂与绝望中等死。
  
  花姐依旧在挣扎着,她不怕死,却舍不得自己的孩子。也许是老天开眼吧,在房屋倒塌,濒临绝望时,地面一角竟然被砸塌了,露出一个洞口。没人知道为什么菩提庙大厅里会有一个洞口,花姐想也未想,拉着三省爬了进去。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花姐只能不断地往前爬。可是浓烟顺着洞口灌进来,咳嗽窒息,直到浑身酸软无力。
  
  花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出来的,当她回过神来,才发现三省没能爬出来。她又沿着洞口爬了回去,黑暗中,摸到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三省死了,她的孩子死了。那一刻,花姐想到了死,可一想起三省的死还有菩提庙那些人痛苦的面孔,一股恨意从心底滋生,她不能死,要报仇,为孩子报仇,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山顶的火光已经引来许多人,远处糟乱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花姐没有露面,她沿着熟悉的山路,躲过了一拨又一拨人,最后回到孙可望的住处。
  
  有些真相,就是如此的残酷,就像现在,孙可望抱着脑袋,哪怕是花姐亲口说出来,他依旧不愿意相信。那可是自己的义父啊,他为了免除后患,竟然放火烧死了那些人。花姐会撒谎?不,花姐没有撒谎的理由。可自己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一直以来,孙可望给人的印象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他直爽英勇,哪怕在银州关一战,面对绝地时,都未显露过脆弱。可是这一刻,他脆弱的像个孩子,迷茫无措。他伏在花姐的怀抱中,感受着一丝丝温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为什么要这样......那都是跟着一路走来的兄弟啊......”
  
  “你还看不透么?他想的永远都是自己,他图的只是荣华富贵,只要对他有一点威胁,他都会尽力除去。兄弟?我家那蠢材战死银州关,连个全尸都没留下,张献忠说过什么吗?给过什么吗?这段时间,都是你在照顾我们母子。你有没有想过,若没有你?我与三省会怎样?恐怕早已被别人霸占,你知道,觊觎姐姐美色的人并不少......”
  
  “说是高举义旗......说是替天行道,可在我看来,多少人是披人皮不干人事儿......”
  
  “孙兄弟,姐姐来见你,就是想跟你说些话。三省没了,这里值得挂念的也只有你了,很快,我会走的......我不会放过他的......张献忠......我那可怜的孩子”花姐眼中的恨意,仿佛能将钢铁融化,她明明很柔弱,可此时没人会怀疑她的坚定与决绝。
  
  “花姐,你要走......”孙可望眼中尽是不舍,可话说出来,又觉得很蠢。不走,还能留下来么?此时,孙可望心中的挣扎,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张献忠现在做的事情,已经触动自己心中的底线了,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离开?叛逃?可那是自己的义父啊,离他而去,岂不是不忠不义,不仁不孝?
  
  花姐抚摸着孙可望的脸颊,想要将这个男人相貌印在脑海中,这一别,也许永远也无法相见了。这一别,再相见,或许已经是敌人。她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许变得连她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一个弱女子,想要向张献忠复仇,又岂是那么容易的?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只要能报仇,愿意付出一切。
  
  “可望,别让别人知道姐姐来过......若是让他知道了,他不会留你的......哎,我又何必多言?其实,你心里比我看得清楚,你比任何人都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