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318章 疫病蔓延

第318章 疫病蔓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318章疫病蔓延
  
  有时候真该谢谢李自成,要不是李自成突然打下禹州城,开封府那群士绅权贵可不会吐这点血。少是少了点,但总比于成龙强,于成龙这家伙到现在一点表示都没有。
  
  闵正元拿着礼单来,铁墨的神色缓和了许多,笑着将礼单递给了旁边的海兰珠,海兰珠点点头,拿着礼单出了门。
  
  “闵大人放心,剿灭流寇乃是本督师分内之事,无论如何,也会将流寇挡在朱仙镇的。只是,本督师初来乍到,麾下兵马有限,想要短时间内打垮流寇,恐怕有些难。”
  
  闵正元心里松口气,赶紧拱手道:“督师哪里话,只要能报开封无忧,我等便感谢督师相助了。流寇势大,尾大不掉,岂是短时间内能剿灭的?”闵正元为人精明,断不会提什么无理的要求。他现在也有点把握到铁墨的脉络了,只要不惹事,铁督师还是很好说话的。
  
  二人又聊了一些河南方面的事情,闵正元便借故离开。炎热的夏末季节,风中热浪扑面,铁墨蹙着眉头,望着闵正元离开的方向。闵正元这个人,处世相当圆滑,刚刚接触这段时间,期间谈话,对方说话很巧妙,看似是在打关系,实则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
  
  自流寇入中原以来,南直隶方面陈兵汝宁府,不跟流寇对峙于南阳府,就意味着以东林党为主的内阁已经有点抛弃闵正元和于成龙的意思了。这种情况下,闵正元需要重新站队才行,可是这家伙油滑无比,从来不正面做回答。铁墨觉得闵正元向自己靠拢的话,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至少目前为止,他铁某人代表的可是皇帝朱由检。可是闵正元没有表态,明显有别的后路啊。
  
  不知何时,王左挂来到铁墨身旁,二人相交已久,有些时候不需要说什么,便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王左挂拿着那把扇子,悠哉悠哉的扇着风,“督师,闵正元这家伙真的是做事滴水不漏啊,刚刚属下陪夫人去检查,闵正元麾下送来的物资,竟与礼单丝毫不差。”
  
  “哦?”铁墨颇有些诧异的挑挑眉毛。官场上因军政要务,号召士绅捐款捐物的事情并不少见。可是像闵正元这样做到丝毫不差的,几乎是绝无仅有。
  
  礼单是礼单,但实际上的物资财帛往往会有些出入,要么多一些要么少一些。多一些,是为了讨好,少一些,意味着中间有所贪墨。一般情况下,不管多少,收礼的人也不会说什么。多了,那就记在心里。少了,就当没发生过。就像这次,如果收到的财帛多于礼单,意味着闵正元刻意讨好,想打好关系,那么争取闵正元的机会就很大了。
  
  可是,不多不少。这只能说明闵正元想的很明白,这就是一场纯粹的交易,送来物资,而宣府兵马负责将流寇挡在朱仙镇。此事一了,互不相欠,各走各的路。
  
  ......
  
  进入八月中旬,不再像之前那样闷热,不过依旧炎热的气候,给中原大地带来了更大的麻烦。汝州、南阳府一带连遭兵灾,尤其是汝州府几乎到处都是尸体。农民军只知道抢掠,没有打扫战场的习惯,导致尸体露在外边,这季节,尸体腐烂速度非常快,蚊蝇肆虐,疫病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八月十六,铁墨麾下三万主力大军抵达汝州城,而农民军就像是觉察到危险一般,突然放弃了马岭关一带,后撤了三十里地。宣府各部将领可是摩拳擦掌,打算大战一场呢,农民军突然后撤,着实有些让人意外。
  
  农民军后撤,汝州城暂时没了压力,铁墨也能放松一些。走在汝州街头,能感受到阵阵萧索之意,兵灾之下,这座县城的人走的走,逃的逃,留下来的不到一半。这还是流寇没有攻下汝州的情况,一旦落入流寇之手,情况只会更惨。
  
  不知不觉中,便来到了南门处。之前城防一直由河南府卫所兵负责的,宣府兵马入城,便接受了南城防务。此时刘国能正指挥着麾下士卒构筑城防,忙的不亦乐乎。
  
  走上城头,刘国能便迎了过来,铁墨笑着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哎,之前城防工事太简陋了,一切都得重新修。还有.....最近城外来了许多流民......”
  
  “流民?”铁墨皱了下眉头,心中觉得有些古怪。这段时间汝州兵灾不断,乞丐都知道躲着汝州走,流民讨生活,跑到汝州城做什么?
  
  刘国能犹豫了下,继续说道:“确实是流民,看样子是附近的百姓,不过,情况有些不太对,好多人都生了病......”
  
  “生病?”铁墨心里咯噔一下,此时,他已经想到了什么,也有点明白流寇为什么突然撤出马岭关了。站在城头,持着千里镜向远处望去,在城南树林外,聚集着不少百姓,这些百姓面色蜡黄,一脸菜色,有的人躺在地上,佝偻着身子,犹如将死之人。
  
  视野之内,一个青年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捂着嘴,将手拿开时,手心满是血水。还有一个妇女,靠在树上,不断打着摆子。
  
  铁墨的手轻轻地颤抖起来,放下千里镜,立刻严肃的吩咐道:“传我将令,各部守好城门,从现在开始,不准任何人进来。还有,派人回洛阳,通知夫人一声,尽量找些大夫,多弄药材。如果所料不错,恐怕是要闹疫病了。”
  
  刘国能大骇,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刘国能是深知疫病有多可怕的,当年陕北民乱,到处都是死人,厮杀过后,一场温病席卷延安府和绥德府,瘟病过户,延绥一带,几乎十不存一。
  
  “督师安歇,末将这就去办!”刘国能刚想走,铁墨抬手将他喊住了,“还有,多置巡逻队,留意城中情况,一旦发现有病症的,立刻隔离。城中死物,全部焚烧,着人准备石灰等物,洒遍全城。”
  
  “是!”
  
  铁墨心情沉重,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瘟疫可不管你是流寇还是官兵,只要染上就没好。也不知道南阳府那边是什么情况,但愿别闹得太严重,否则瘟病之下,被逼无奈,流寇不知道又要干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