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308章 袁崇焕的生机

第308章 袁崇焕的生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308章袁崇焕的生机
  
  随着许春阳的死,九原山大战也终于落下了帷幕。这一战,张存孟所部几乎溃败,伤亡过半,降者无数。若不是张存孟反应够快,强行突围,估计这支殿后的大军就要被全歼了。
  
  转战九原山,也不能说张存孟犯了什么错。就算他继续按照原定计划,进攻翼城,突击周定山的疲惫之师,也未必能讨到好处。最重要的是,周定山只需要退回翼城,休息半日,依旧能靠着骑兵的机动力,缠住张存孟的大军。在平原地带,被一只精锐骑兵咬住,下场只会比在九原山更惨。
  
  九原山这条路,让张存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相比之下,这种损失已经是最划算的了。
  
  这一战,也再次刷新了农民军对宣府边军的认知。自此之后,王自用所部真的无心与宣府边军正面对抗了。尤其是张存孟,连番恶战下来,无一胜算,信心直接被打没了。
  
  九原山一战结束后,铁墨下令各部进入平阳府休整,只留周定山所部尾随张存孟残部,并未对陕州发起强攻。就这样,张存孟撤回陕州,随着邓演达一起渡过了黄河。
  
  王自用十万大军过黄河,在渑池一带掀起了腥风血雨,朝廷也再起波澜,矛头直指新任三省总督铁墨。
  
  七月十一,群臣集聚大殿之上。炎热的夏天里,大殿之上充斥着闷热与潮湿,这天气让人心更加烦躁。成基命、钱谦益等人全都寒着脸,当崇祯落座之后,钱谦益第一个站出来,说道:“陛下,臣有本要奏,三省总督罔顾大局,九原山一战不追击残余,任由贼兵渡过黄河,此乃大大的失职。”
  
  崇祯大皱眉头,九原山的事情,他心里一清二楚。自从铁墨接任三省总督之后,每有战事,自己都会比内阁兵部先收到军报。当然,兵部收到的军报源自府衙,内容就不一样了。
  
  九原山大战,战果丰硕,可这帮子人竟然还要问罪铁墨。铁墨麾下那几万精兵,又不是铁人,打完一场恶仗不需要休息么?
  
  “钱爱卿说得有理,这样吧,既然爱卿觉得铁墨不称职,那朕就把他撤了,让他回宣化府。这个三省总督,就由钱爱卿担任吧......”
  
  嘎,钱谦益瞪着一双老眼,愣是半天说不出话来。让他钱谦益去当三省总督,这不是让秀才老爷去杀猪么?他钱谦益也就说说还行,真带兵打仗,两眼一抹黑。流寇肆虐中原,河南危在旦夕,三省总督这差事可不是什么肥差,多半是要背黑锅的。
  
  吞了吞唾沫,钱谦益严肃地拱手道:“臣身体老迈,虽有心戮力王事,率兵破贼,终究是这身子扛不住啊.....”
  
  “哎......可惜啊,若爱卿年轻一些,朕何至于让铁墨当此大任?”崇祯看似慨叹,可眼神里却透着明显的讽刺意味。
  
  钱谦益嘴唇动了动,心里一阵苦叹,陛下什么时候学会拐着弯骂人了?陛下虽然说话委婉,可是人老成精的老大人们还是听明白了。
  
  崇祯皇帝想表达的意思很明白!
  
  你行你上,不行就别叨叨!
  
  钱谦益被几句话逼到了墙角上,搞得成基命等人也不敢贸然开口了。什么叫你行你上?虽然不愿承认,这群老大人们自认为自己上还真不行。但凡要是有一个有把握当好三省总督的,就直接对陛下吼一声:“我行,让我上!”了。
  
  钱谦益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合着以后不能找铁墨麻烦了?只要铁墨还在剿匪,陛下就拿这话招呼你,这不是耍无赖么?什么时候陛下脸皮这么厚了?
  
  张凤翼还想再说,却被成基命使个眼色制止了。成基命人老成精,心里已经有所猜测。陛下如此维护铁墨,八成是铁墨已经提前跟陛下通消息了。有时候成基命也慨叹,铁墨这家伙明明很年轻,可是做事却滴水不漏,比混迹朝堂几十年的老人还油滑。不管大事小情,他总是先让陛下知晓,这样陛下就不会怀疑铁墨。
  
  铁墨这一点,可比袁崇焕强太多了。此子从来不恃宠而骄,做事情一步一个脚印,不急不躁,搞得想要给他挑刺,都不好找理由。一些小问题,根本没法对铁墨造成伤害。
  
  进入七月份,大明王朝中原腹地遭到了农民军连番打击,可是祸不单行,到了中旬,山东也开始有人闹事儿。白莲教趁着黄河决堤的机会,趁势而起,扰乱登州等地,后来攻破了范阳,将范阳粮仓一抢而空。山东白莲教,中原有农民军,北直隶又冒出来一个更加神秘的金蝉教,大明朝廷被弄的焦头烂额。
  
  内阁一方面催促宣府兵马赶紧去河南剿匪,另一方面也在头疼镇压白莲教起义的事情。派谁去山东,让众人有些拿不定主意了,无论是剿匪还是镇压白莲教,其实都不是什么好差事。白莲教从某方面来说比流寇还难缠,自大明立国,白莲教伴随至今,偶有造反,朝廷却从来没法彻底剿灭白莲教,归根结底,白莲教隐匿民间,一有机会,就会发展信徒教众。
  
  派人去山东,万一没镇压白莲教,反而让白莲教越闹越大,那可就是引火烧身了。
  
  成基命坐在椅子里,眉头紧皱,左手放在桌面上,手指轻轻点着。一下又一下的敲击声,仿佛一把小锤头,不断敲打着每个人的心,“诸位同僚,登州方面已经催促好几次,希望朝廷调兵山东,镇压白莲教叛贼。如今朝廷大部分兵力都用在河南了,山东的事情该怎么办?”
  
  朝廷真的无兵可用么?当然不是,相比较山东,成基命等人更想保中原,有兵马那也是往河南调。可是,山东布政司连同登州船舶司不断催促援兵,要是不加理会也不行。
  
  张凤翼想了想,拱手道:“我们不妨将大名府等地兵马调往登州附近,上次鞑子扣京,观那大名府知府卢象升文武双全,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可以一用。”
  
  成基命回忆了一下,很快便有了一丝印象。记得当时有一个叫卢象升的文官,提着凤嘴刀,愣是从敌营杀了个对穿,当时此事被传为美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