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末凶兵 > 第295章 常家惊变

第295章 常家惊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95章常家惊变
  
  青年浑身一颤,伸进水中的手停了下来。他站起身,慢慢回过头,只见原本寂静如墨的院子里多了几分亮光,尤其是院墙处,火把林立。一名老者站在屋顶上,手中握着一把凤嘴刀。由于夜色还是有些暗,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可是从声音中可以判断他很失望。
  
  “阿山,竟然是你。老夫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常胤续心情低落,当看到常闵山那一刻,他整个人犹如五雷轰顶,心脏似乎被人用刀子戳了一下。自己一直委以重任的常闵山,竟然带着外敌闯进了常家。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早有防备,或许常家今夜就要遭大难了。
  
  常胤续心情很差,常闵山同样也是震惊又惧怕。他怕的并不是自己暴露了,而是害怕会不会死在这里。他并不是个傻子,既然对方早有防备,那么库房里很可能还有陷阱,此时倒不急于打开库房的石门了。抬起头,看着屋顶的常胤续,慢慢从池塘里走出来。与此同时,常闵山不着痕迹的冲岸上的人打了个手势。
  
  “你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问题不应该问你么?十几年来,我兢兢业业,为常家呕心沥血,但又得到了什么?可是你呢?明知道常闵腾身子骨不行,还要他担当重任,主持张家口事务。哼,还不是因为他是你的亲儿子?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哪天常闵腾病死了,常家大小事务交给谁?常闵腾到现在也无子嗣,哼哼,可我还是没机会,我算是看得明明白白,我就算再优秀再努力,也依旧比不过那个痨病鬼.....”
  
  “嘿,你倒好啊,让一个痨病鬼主持常家事务也就算了,还让常闵月担当重任。常闵月一介女流,到头来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反正,我是没机会的,为什么不能自己想办法?我相信,常家在我的带领下,依旧不会比你那个痨病鬼儿子差!”
  
  常闵山表情阴鸷,眼中带着几分阴沉的笑。起初,还算平和,可是越说越激动,或许是因为这股怨气积攒了太久吧,一旦发泄出来时,连他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
  
  常胤续吃惊的看着有些癫狂的常闵山,渐渐地流露出失望之色,终于一声厉喝:“够了,在你眼里,你大哥就只是个痨病鬼么?看来你是作出决定了啊,这样也好。”
  
  “大哥?”不知何时,常闵山手中多了一把刀,将刀杵在地上,他冷冷的笑了起来,“哈哈哈,我认他做大哥,可谁认我呢?你也别怪我,有些东西,你不给,我就要自己想办法去抢。只是.....我不明白,你早就知道我会带着人偷袭常家?”
  
  “不”常胤续失望的叹道:“老夫只是觉得流寇既然是冲着我常家来的,那之前那群暴民是不是也是如此呢?老夫不得不多长了个心眼,让人暗中留守常家后宅。结果,还真有人偷袭,只是未想到,带路的人竟然是你。”
  
  “原来如此!”常闵山嘴角一抿,神情放松几分,随后轻轻地摇了摇头,“你虽有防备,但那又如何?如今你大部分精力要放到城头上,就算有所戒备,留在这里的人也会太多。而我,既然做了,自然不会只有这点人。”
  
  常闵山眉毛一挑,抬起左手,向身后的夜空指了指,此时南方不远处有一朵红色的烟花突然绽放,是那么的突兀而绚丽。
  
  也就半盏茶功夫,常家周围的街道上多了许多人。因为流寇攻城的原因,巡防已经严密了许多,可依旧没人知道这些人是从哪冒出来的。许多人摘去兜帽,持着兵刃怒声大吼:“金蝉圣主,护佑众生,烈火熊熊,许我神功!”
  
  无数人高喊着同样的口号,他们涌入常家,让刚刚安静下来的榆次县城再次变得混乱不堪。
  
  常胤续无比痛心的望着常闵山,听到常家外院传来的惨叫声,他怒吼道:“常闵山,你个混账,居然投了邪教......你这是要将我常家毁了么?”
  
  常闵山闭口不言,为由冰冷的目光锐利如刀。如果一切顺利,他又何尝愿意看到事情发生到这一步?有些事情是没有回头路的,第一步迈出去,注定是你死我活。善恶?正义?这些都是狗屁,只要能胜利的活下来,那就是对的。
  
  常胤续指挥着常家青壮在假山附近抵挡金蝉教教众,可是外院就有些惨了。一切如常闵山说的那样,为了应付攻城的流寇,常家大部分人手几乎都派出去了,留守常家的人终究有限。
  
  此时榆次北城大乱,席静朝和山西总兵郑春得知有人进攻常家后,惊得魂飞天外。常家要是遭受灭顶之灾,那铁督师的怒火还不得把整个榆次城给烧着了?
  
  郑春虽然是名义上的山西总兵,可实际上他这个总兵是怎么来的,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山西总兵这个位置,以前是个肥缺,但是现在,绝对是个坑。之前张鸿功被砍了脑袋,继任者饶永辉才几个月就被罢官。如今朝廷大部分人认为山西总兵绝对是个被诅咒的位子,没人愿意来。
  
  想想也是啊,陕西最近闹民乱,流寇折腾的厉害,山西首当其冲,山西总兵的位子不好当。偏偏,山西北边便是大同府和宣府两路边关重镇,边军可不听山西总兵的,一旦有事情,陕西各路兵马还得受人家节制。可以说当山西总兵,如今不仅没有谁可捞,还随时有可能被边军指挥官一个不顺眼,把你扔前线当炮灰。
  
  自饶永辉被拿下后,这个位置愣是空缺了一个月。郑春最近用了一笔钱,打算活动活动,某个肥差的,结果倒霉透顶,被上边的人给扔到了山西。郑春这辈子就懂算账,领兵打仗是一窍不通,他是真后悔当初为什么会动歪心思想要花钱往上爬。升官是升官了,可是这哪是来享福的,这是来送命的啊。
  
  兵事一概不知,碰到流寇和金蝉教闹事,郑春除了怕就是怕,就像现在,堂堂山西总兵坐镇榆次,真正拿主意的却是席静朝这个文官。席静朝从心底里鄙视郑春,可人家是名义上的上司,只好急道:“郑总兵,现在深夜,流寇估计不敢贸然发起进攻,我们必须尽快将偷袭常家的邪教乱党灭了才行。一旦让城外的流寇反应过来,内外交困,咱们可就真的守不住榆次城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