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晚婚之吾妻弯弯 > 069、大整小孙

069、大整小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猫扑中文)    紧着接一声又一声惊呼,夹杂着唏嘘声口哨声,原本在热情舞动的人都停了下来,纷纷退开,空出中间,只见中间一个美丽妖娆的女人正在随着劲爆的音乐声在激烈的扭动身子,丰胸翘屁,魔鬼般的身材随着扭动的动作把场中男人的眼珠子都要勾出来了,让人惊呼的不是她的舞有多美,身材有多好,而是她此刻,身上只穿着三点一式的大红色绣花内衣,那一身大红色礼物不知何时已被她脱下扔在地上,她闭着眼睛,沉迷在这劲爆音乐里跳着,表情之诱惑,动作之开放,饱满的胸脯和挺翘的屁股都随着她大幅度的动作而不停颤动,看得男人们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喉咙不住滚动,眼睛瞪得大大的不舍得眨一下,待看到女人那双玉手放在文胸上,将文胸带扯下来,一个个更是伸长了脖子气息都开始变得急促了。舒僾嚟朤
  
      啪啪——啪啪——啪——伴随着几声相机闪动的声音,一个男声响起:“妈的,这娘们真够劲,比夜欲的小姐都骚!”
  
      立刻有一另一个男声附和:“可不是,瞧这身段,这浪劲,真他娘滴,这两条又白又嫩的大长腿若是能缠在老子腰上,老子做死在她身上也愿意!”
  
      随着这男声的话落,更多拍照的声音响起来。
  
      而这时,那在正中间大跳脱衣舞的美丽女人已经将文胸也扯下来,纤手高高一扬把胸罩甩在了地上,紧接着那双诱人的手又伸向了身上仅着的那件小内裤。
  
      场中男人都不由自主的屏息着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件小内裤,心里有个声音叫嚣着:脱!脱!脱!
  
      而女人们,一个个议论纷纷,夹带着幸灾乐祸的偷笑声。
  
      场中大跳脱衣舞的女人,正是孙家的大小姐孙千惠。
  
      跟孙千惠交好的一个千金小姐看到孙千惠的行为还不敢置信,确定真的是孙千惠时连忙跑过去捡起地上的大红色礼服往孙千惠身上裹,急道:“千惠,你怎么了?快停下来!”
  
      可正在兴头上的孙千惠看都没看她一眼就把她给推开了,力道之大,那千金小姐被推出去老远,连退了好几步,踩着十二寸的高跟鞋没站稳,一下子摔在地上,把脚给崴了,痛得捂着脚脖子龇牙咧嘴,对孙千惠这么用力推她恼恨不已,此时她就是想帮也无能为力了。
  
      由于弯弯一直坐在角落里旁观,此时众人密密的围了一个圈,她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忽然响起了一阵阵起哄的叫好声和口哨声,被吊起了好奇心。
  
      “走,我们也去看看。”慕容诀看着她那好奇的样子主动拉起她走了过去。
  
      王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否则他不会还如此淡定,他坐在另一个角落,一直默默的望着弯弯,场中的一切仿佛都跟他无关,眼中只有一个弯弯,此刻看到弯弯站起来和慕容诀离开,心中不由得一阵失落,黯然的苦笑了一下,叹息一声站起来跟在弯弯身后。
  
      慕容诀护着弯弯开路,好不容易从人墙中间挤了进去,待看清场中的情景,慕容诀的脸色立马变了!
  
      此时的孙千惠已经身无寸缕,光溜溜的踩着一双红色水晶高跟鞋在使劲扭屁股,双眼紧闭,长长的波浪卷发甩得跟个疯子一样,十分迷醉,那神情,就像是个磕了药正在神仙的人。
  
      而有两个男人色胆包天,不惧孙千惠的身份跑到场中围着孙千惠一起跳起了贴身舞,大掌放肆的在孙千惠身上摸来摸去,猥琐大胆的吃起豆腐。
  
      慕容诀顾不得弯弯,冲上前愤怒的将两个男人一人给了一拳:“滚!”
  
      孙千惠被带的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摔倒,但没有任何情形的迹象,站好了之后,依旧满脸迷醉的表情,疯狂的舞动。
  
      慕容诀真是气急败坏!看到孙千惠此刻的神情也知道没办法跟她讲话,脱下西装外套不由分说将她包了起来。
  
      男人的力气到底是比女人大,慕容诀用了全身的力气才算把孙千惠给制住,大声呵斥围观的人让开,半搂半拖把孙千惠摁在怀里走,可惜孙千惠根本不配合,还在不停的挣扎扭动,不肯走,身上慕容诀给她裹上的西装外套受不住她激烈的挣扎春光外泄,其实,就算衣服完好的披在她身上,她那两条大长腿也够让男人惦记的了,慕容诀无奈,一记手刀对着砍下去,孙千惠立马软在他怀里。
  
      看的正起劲的男人们不由得很是惋惜,他们都是认识孙千惠的,孙千惠如此反常的行为一猜就明白是被人阴了,但这些跟他们无关,能看到孙家大小姐这番惊天动地的表演,太爽了!早知道慕容诀会出来多管闲事,他们刚刚一定会像那两个男人一样上去先过过手瘾再说,一个个心里扼腕惋惜,太可惜,千载难逢的机会,竟然就这么错过了!
  
      球馆经理让人关了音乐,喧哗的大厅立刻安静下来。
  
      “去准备间房间,送一套女装过来。”慕容诀对球馆经理的吩咐道。
  
      球馆经理忙应下,让一个服务员去拿衣服,一个服务员带着慕容诀去房间,吓得额头直冒冷汗,他不过是离开了一会儿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呢?他得赶紧去告诉老板啊!
  
      慕容诀打横抱起孙千惠,走了两步又回过头,阴冷的道:“最好把你们刚刚拍下的照片和视频乖乖删掉,要是让我查到谁乱来,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此时的慕容诀脑中只有愤怒,根本忘记了弯弯,也忘记了,孙千惠是有丈夫的,她的丈夫王旭就站在人群里,弯弯的身后。
  
      王旭没想到他老婆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虽然他不爱她,可如今他俩是一体的,孙千惠出了丑,他也一样被人嗤笑,他应该从慕容诀怀里接过自己的妻子,但他刚迈出一步便又退了回去,看着慕容诀抱走他的妻子,心里竟然觉得有些窃喜,他站在弯弯身后,看不清此刻她脸上是什么表情,也不知道想在她脸上看到什么表情,于是便站在那没动,就那么静静的望着弯弯的背影,心中升起一股历尽沧桑,他心爱的姑娘依然在他身边的失而复得的喜悦和激动之感,他知道从他那一个错误的决定开始,他的弯弯便离他越来越远了,在孤儿院门口的那次相见,他真的很怕弯弯已经爱上了慕容诀,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慕容诀除了从前那一身的风流债,样样都是顶尖的,样样都比他要强,要爱上那样优秀的一个男人并不难,何况,近来慕容诀身边已经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他慌乱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但现在,他觉得安心了,慕容诀心里原来还是爱着孙千惠的,如果是这样,他会真心感激他的,哪怕孙千惠给他带了绿帽子,他也会感激他的。
  
      云潇潇沉着脸从人群里走过来,她目光冷凝,盯了弯弯身后的王旭一眼,没有说话,拉着弯弯向慕容诀走的方向追去,司徒闯自然跟着,王旭见状也跟了上去。
  
      孙千惠可是孙氏集团的千金,在熙城球馆这般出丑可是大事,球馆经理知道这会儿去打搅宋大少和老板的好事,他一定会被宋大少爷削死的,但是没办法,这么大的事他可不知道该怎么办,宋大少爷真要削他,他就只能求老板袒护了,相信以老板的好心肠,不会忍心看着他不管的,天人交割一番,球馆经理战战兢兢的敲响了宋大少的房门。
  
      “滚!”门里传来一声怒吼。
  
      球馆经理吓得一哆嗦,硬着头皮喊道:“宋少,林总,出大事了!孙家的孙千惠小姐不知道怎么被人下了药在大厅跳起了脱衣舞!还被好多人拍下了照片和视频……”球馆经理就喊了这一句便顿住,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相信里面的人听到应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房内,宋天城欲火冲天刚要让自己的宝贝兄弟去冲锋陷阵,都到了关口了,这一刻,就算天塌下来也别想让他停下来。
  
      (从此处开始,内容审核不过,开始修剪,原版等阅想好了怎么弄再通知亲们。)
  
      他用力冲上去,却扑了个空。
  
      林熙躲了。
  
      宋天城一脸黑线外加一脑门子的汗珠子,双眼冒火的瞪着那个敢躲开他的清秀男子。
  
      “城,事有轻重缓急,孙千惠出事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先去看看。”林熙翻个身坐起来,眼睛开始瞅地上散乱的衣服。
  
      宋天城一把摁住他,翻身压住,握住他的手往下拉,咬牙道:“事有轻重缓急?你说是这儿急还是孙千惠的事急?嗯?”
  
      林熙脸爆红,手下的热度……可是一想到球馆经理刚刚喊的话,抽出自己的手,红着脸道:“你忍忍啦,等回来我好好补偿你!”
  
      宋天城想吐血,“靠,你觉得它还能忍的了吗?”说罢也不再给林熙废话的机会……
  
      (此处省略五百字,审核过不去,还有情节审核不过的我都该了,木有办法,亲们想看原版的,就凭订阅截图找阅要吧,阅想想怎么给亲们看。)
  
      球馆经理站在门外等音呢,结果等来了这种音,老脸爆红,悲催的叹一声,苦着一张脸赶紧走人了。
  
      熙城球馆客房:
  
      孙千惠躺在床上昏迷着,身上盖着毛巾被,慕容诀坐在床边,王旭站在床边,两个男人的位置似乎颠倒了,但却谁都没提出来。
  
      屋子里还站了一屋子人,弯弯、司徒闯、云潇潇、宋天磊和几个经常一起玩的纨绔子弟,还有那位跟孙千惠交好的崴了脚的千金小姐。
  
      服务员拿来了一身女装,战战兢兢的送到慕容诀跟前。
  
      “给他。”慕容诀用下巴指指王旭,然后站起身,让出这个本该是王旭坐着的位子,瞪着王旭,冷冷道:“你老婆被人暗算了,你好像一点儿都不在乎!”
  
      王旭接过服务员递给他的衣服,冷冷回视慕容诀,抿了抿嘴角,笑道:“慕容总裁却好像比我这个做丈夫的更紧张我的妻子呢?我真是不知道应该感谢慕容总裁的好心,还是应该说慕容总裁多管闲事。”王旭说话间,瞟了一眼弯弯,弯弯脸上没有任何不高兴的表情,他不由得有些失望,拿不准弯弯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从前他一直以为他比弯弯自己都要了解她,可现在,他再也不敢这么肯定了。
  
      慕容诀危险的眯起双眼,最终却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走到弯弯身边,拉起她就走,他走的很快,弯弯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今天她穿了高跟鞋,走路都吃力,更不要说跑了。
  
      “慕容诀,你放开弯弯姐。”云潇潇追上来,将弯弯从慕容诀手里抢过来,一张美艳的小脸冷冰冰的瞪着他,道:“你没看到她跑得有多难受吗?要走你自己走,我弯弯姐用不着你管!”慕容诀大厅观众之下丢下弯弯抱着孙千惠离开的行为,让她很失望,原本对慕容诀的认同,如今也全部因他这一次的行为而全盘否决。
  
      慕容诀看了一眼弯弯的脚,十寸的水晶高跟鞋看起来十分美丽闪亮,但他知道弯弯一向不喜欢穿高跟鞋的,穿这么高跟的鞋子走路肯定会脚痛,眼中闪过一抹愧疚,对云潇潇的敌视不予理会,走回来要拉弯弯。
  
      云潇潇却把弯弯护在身后不让他碰。
  
      慕容诀皱眉,扫了站在一旁若无其事看戏姿态的司徒闯一眼,恼道:“司徒闯,管好你的女人!”
  
      云潇潇冷哼道:“他管不着我!”
  
      司徒闯耸耸肩,摊手笑道:“你听到了,我管不了她。”
  
      慕容诀眯眼:“若是伤了她,你可别怪我!”
  
      司徒闯欠揍的笑道:“我不怪你,不过估计她姐姐会找你拼命。”司徒闯笑着睨了弯弯一眼。
  
      慕容诀颇为无奈,跟云潇潇大眼瞪起小眼。
  
      弯弯从云潇潇身后走出来,纳闷道:“潇潇,你这是怎么了?慕容诀哪里得罪你了吗?”明明来的时候她还一口一个姐夫叫得欢。
  
      云潇潇和慕容诀同时黑线。
  
      司徒闯没忍住“哈哈”大笑出声。
  
      云潇潇怒其不争的瞪着弯弯:你到底有没有心啊?我是在为你抱不平啊好不好!
  
      慕容诀一脸头疼的望着弯弯:这笨蛋果真还是这么笨!
  
      弯弯莫名其妙的转了转眼睛,不明白她问了什么好笑的问题让司徒闯这么高兴,也不明白云潇潇和慕容诀为什么这样看着她。
  
      “弯弯姐,他抱着别的女人难道你都不生气吗?”云潇潇指着慕容诀质问。
  
      弯弯天真的眸子露出疑惑:“我为什么要生气?”
  
      云潇潇被气得无语了。
  
      慕容诀沉默了,他应该高兴弯弯不生他的气的,可是他心里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他丢下她抱着另一个女人走了,她却一点儿都不吃醋不生气,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根本不在乎他。
  
      司徒闯摇头叹息,好笑的拉过云潇潇,大臂一伸,揽住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别气了,人家夫妻俩的事,你说你跟着瞎搀和什么?你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
  
      云潇潇的怒火立刻转向了司徒闯。
  
      司徒闯挑眉,无视她的愤怒,道:“我说错了吗?我看人家弯弯比你可明理多了,慕容诀抱那个女人是基于同情,为了帮助她……”
  
      “那么多女人他不帮怎么偏偏要帮那个贱人?地上不是还伤了一个吗?怎么没见他去抱地上那个啊?分明是别有心思,娶了我弯弯姐还对旧情人念念不忘,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好了,这下云潇潇连他也骂上了。
  
      司徒闯摸摸鼻子,识相的闭上了嘴巴,盛怒中的女人比泼妇还泼妇,不可招惹。
  
      慕容诀给司徒闯使了个眼色,趁云潇潇不注意拉起弯弯就走,等云潇潇发现了要去追,司徒闯两只熊臂一伸将她死死的抱住了。
  
      “司徒闯!你放开老娘!”云潇潇大叫,眼睁睁看着慕容诀把弯弯带得越来越远,她急了。
  
      司徒闯脸色一沉,司徒闯本就长了一张严肃的脸,他一沉脸色还是十分吓人的,不过云潇潇没看到,依然在奋力挣扎,嘴巴上也开始口不择言,司徒闯大掌用力的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啪啪!”十分响亮,把云潇潇给打蒙了,不是疼的,而是羞愤的,虽然是晚上,可是熙城球馆的灯光十分给力,到处都照的亮堂堂的与白天无异,一点儿也不妨碍别人的视线,她被打屁股的模样被人家看得清清楚楚,她还清楚的听到了两声闷笑声。
  
      云潇潇怔愣过后,怒了,抬起头就要发飘,可才刚抬起头来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司徒闯大刺刺的将她扛在肩上了,顺便又往着她弹性十足的圆翘屁股打了一掌,又一声清脆的“啪”响,然后那大掌放在屁股上不动了,用力的捏了捏,司徒闯哼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女人,看爷今晚不折腾死你!”
  
      被司徒闯用这种难看的姿势扛着走,云潇潇觉得她没脸见人了,也顾不得弯弯了。
  
      客房内:
  
      孙千惠已经醒了过来,房间里只有她和王旭两个人,她无声的抽噎着,泪流满面,虽然她那时身体不受控制,但脑子却清晰的急着发生过的事情,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大跳脱衣舞,她以后还怎么有脸出门?今天来参加宴会的人大多都是圈子里数得着的豪门之后,他们一定会认为她是骨子里就是个**荡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